杳无音信性空山

古道边,难相望。
茶娘摘下老态龙钟的人皮面具,容颜不改

望着天边的余晖,轻拂了下耳边的发髻
转身走进茶馆
这时风悠悠的吹来,多少淡了点思念
你既已为驸马,又何必扯着我这故里旧人。
誓言已凉,不必重温。
天边黄草凄凄连天,一只老鹰也在这黄昏中飞的那么的遥远,
似乎带走了所有的结局
残阳逐渐下落,
古道尽头马蹄声传来,
一道身影骑乘战马飞也似的奔来,
茶娘略显慌乱,
仓促下竟来不及带上伪装,将军下马,眼中尽是温柔道:我已不在为将,
公主金枝玉叶却不及二十年前的一缕茶香

风霜满面的将军下马问路边茶娘:

“大婶,你知道附近那个说话很温柔的卖茶姑娘住在哪吗”

茶娘笑笑:“她呀,嫁了个好人家,衣食无忧,听说过的很好”

将军叹息,从怀中掏出块手绢,请您帮我把这个还给她,谢谢她当年的茶点心。

日落马远,茶娘小心将手绢系在手腕,向食客吆喝老娘今天开心,所有茶水半价。

等到你音讯全无,我就用爱你的心去爱世间万物

 

1
0
  • Eason的十年
  • 人性人情人心
  • 上一篇Eason的十年
  • 下一篇人性人情人心